14岁女孩坠楼案:从被性侵到怀孕到底经历了什么

摘 要

  朱琴华称,邱某最初说他不认识祝小小。后来,警方调取了开房记录,且有了检验结果,他又称“不知祝小小当时未成年”。 离校 朱华琴说,6月1日,祝小小对她说“妈妈,我感觉抑郁

朱琴华称,邱某最初说他不认识祝小小。后来,警方调取了开房记录,且有了检验结果,他又称“不知祝小小当时未成年”。

离校

朱华琴说,6月1日,祝小小对她说“妈妈,我感觉抑郁症很严重!”于是,她带女儿到成都第四人民医院,4日挂上了号。

医院出具的《焦虑自评量表(SAS)结果分析报告单》结果为:“重度焦虑症状”。《抑郁症自评表(SDS)结果分析报告单》测量结果为:“重度抑郁症状”。医生对测评结果解释为“经常有自责自罪,或自杀的想法和念头。”此后,祝小小按照医生嘱咐,开始服用抗抑郁药。

朱琴华说,6月19日,女儿出事前一周,因在课堂玩手机被老师体罚,心情低落,产生厌学情绪后离校。6月23日,女儿在网上找了一份发传单的兼职。每天下午5点出门,在双流万达广场发传单到晚上八点。

祝小小一位发传单的“工友”说,6月28日下午,祝小小接到一个电话后情绪非常不好,到处打电话叫朋友来喝酒,“她喝了很多酒,已经醉了”。他们将祝小小扶到旁边一个酒店大厅的沙发上休息,状态好一些之后,大家就各自回家了。没有想到,她回家后就坠楼身亡了。

据当天跟她一起喝酒的伙伴介绍,晚上开始喝酒的时候已经9点过了,喝酒时间很短,10点左右就结束了。他们扶她在那家酒店大厅沙发上休息了一会。11点过,他打电话让祝小小父母来接她回家的时候,小小看上去已经清醒很多了。

7月1日,澎湃新闻随朱琴华前往负责该案的成都市公安局双流分局海棠派出所询问情况。据该案负责民警介绍,目前嫌疑人邱某已经被采取强制措施,但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该案上级公安部门也很重视,他们正在全力侦办。

7月2日,澎湃新闻参加了祝小小就读学校负责人同朱琴华等亲属的一个座谈。据学校负责人现场介绍,这几天派出所、教育部门都在对此事进行调查,涉事班主任一直在接受询问。学校是出事之后,才听说有老师打学生的事,校方愿意承担管理不当的责任,但这并不意味着这和孩子坠楼存在因果关系。学校表示,会承担孩子的丧葬费用,也会对家属表示慰问。

7月13日,成都市双流区人民检察院向澎湃新闻证实,邱某涉嫌强奸一案目前已在审查逮捕阶段,具体情况暂不便透露。

qyangluo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登录账号
验证码: